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029-86528818
        传  真:029-86520216
        网  址:http://www.sw-gc.com
        E-mail:sxswjtyxgs@163.com

        既曰“守正”,何必“出奇”

        日期:2012年6月26日

        近一个时期,不少社会报刊在介绍企业家时,都把其“守正出奇”的经营理念标榜为能力突出,创新建设的一个亮点。“守正出奇”大有成为商业营销战略发展的一种风气和趋势。乃至企业家们又重新掀起了读兵书、学谋略的热潮。《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也一度热卖。恰逢国际金融市场低迷,企业的经营制胜思路转向“守正出奇”似乎无可厚非。然而,仔细品味,这似乎又与社会倡导的商业价值理念相左,经不起推敲。

            在现代文明的笼罩下,以法治国的契约社会是以诚信为社会秩序,道德准则和普遍价值的基石。人性之美,莫过于诚、人性之贵,莫过于信。当下,社会上的很多企业都在发展愿景,经营运转,储才用人,监督服务、形象策略等诸多理念中,将“诚”作为了核心精神。因此从企业经营发展的长远角度来看“守正出奇”的矛盾统一值得商榷,或者说既曰“守正”,何必“出奇”?

        “守正出奇”确乎出自于老子《道德经》中的“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及《孙子兵法·势篇》中的“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但他们定义的“奇”仅仅局限于军事战争这个范畴。它的本意是大凡作战,一般以正兵当敌,以奇兵取胜,或者说以正道治国,以奇(诡)道用兵。这种出奇制胜的思想是不同于正常社会秩序和商业秩序下的创新精神。如果说在商业动作中把“奇”术作为理论载体和经营模式的话,那就与老子“以正治国,以奇用兵”的本意相处甚远。

        当然,历史上被过度引申强调,甚至曲解了的“守正出奇”与我们的文化养成有关。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实用美学之所以成为功利社会的原型,很大程度上源于长期战争的社会形态和兵法盛行的学术氛围。以至于秦一统后采用的法家治国,汉确立后采用的黄老之术治国,都有赖于这种文化氛围。姜尚、孙子、吴起、孙膑、管仲,尉缭、韩信以及鬼谷子,哪个不是名垂千古的兵家巨匠,就连《汉书·艺文志》也将法家的商鞅等诸子列为“兵权谋家”,甚至于孟子、荀子的著作中也都有对于兵法的推崇,何况老子呢?

        老子的五千字《道德经》中有很多内容都与兵法暗合,《孙子兵法》中讲“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的诡道,《道德经》中也大讲“大成若缺、大愚若冲、大直若曲、大巧若拙、大辩若呐”的阴谋。除了与兵家相似,《道德经》中也有多处直接论兵:“故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用兵有言曰: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先与之……”难怪唐代王真说:“五千之言未尝有一章不属意于兵也。章太炎在《訄书·儒道》中强调道家与兵家有关,讥其“实质便不外一个装字”,以及“以为后世阴谋者法”。毛泽东说过《道德经》就是一部兵书。当代学者唐尧也著有专书《老子兵略概述》阐释老子的兵家思想……

        “兵者,诡道也”,在战事领域中“出奇”更多是以瞒天过海、偷梁换柱以及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为表里特征。兵家的“出奇”思想说白了就是为了赢得胜利不择手段。“出奇”的目的在于破坏规则、以非常规的手段来获取超常规的利益。被过度引申强调的“守正出奇”从根本上讲只是谋略而不是战略。而强调阳谋与阴谋的结合,面上做一套、暗里做一套,是更适用于非常态社会---战争---的手段,是在兵家文化浸淫中的功利社会的具体体现。而在常规社会形态中过分强调---出奇---不守常规的兵家思想,久而久之,提倡公平、公正、公开的契约社会就会价值消亡、道德殆尽。古时的春秋战国,三国两晋,五代十国都成为了诚信稀缺的道德坟场。可见,以兵家思想为原型的“出奇”不应作为现代诚信社会的市场形态。

        遗憾的是,正是因为人们被利益驱使,铤而走险地大行出奇之术,才会有美国雷曼兄弟的“有毒”债券产品导致银行倒闭,成为金融海啸袭击亚洲的诱因,才会有掺三聚氰胺的“毒奶粉”,致使人们在奶产品质量好转后也心有余悸,不敢购买降到了接近成本的牛奶,也才会有“华南虎”、“俯卧撑”、“躲猫猫”、“楼脆脆”、“毒豇豆”、“地沟油”事件的哗众取宠与民情激愤。这些现象对社会稳定危害之大,都是因为诚信的缺失动摇了人们的基本信心。

        孟子说:“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讲诚信是市场良性运转,企业良性发展最大的“守正”,而“出奇”则是与诚信相悖的价值导向,“守正出奇”在市场秩序中实为南辕北辙。具体而言,小到企业的坚守诚信、自主创新是守正而非出奇。比如同仁堂“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核心价值理念是守正。麦当劳制定统一规范化的标准以保证快餐品质的日常管理是守正,大到市场体制机制的深化改革,产业结构的调整升级,同样也是守正。而非当前喧嚷的“出奇”。兵家思想中的“出奇”多类于瞒骗而非创新,创新虽然需要变通却不需要使用阴谋。不循守正之道,专思出奇之术,只会像韩国大宇汽车贪婪扩张导致满盘皆输,三九集团盲目多元资不抵债一样。“忽喇喇似大厦倾,皆惨惨似灯将尽”。因此,即便是在经济危机下,企业面临困境,资金短缺、产品滞销、人心浮动、也不能顾奇失正。毕竟百年基业是以人才、制度、服务和信誉来支撑的。另外,保守不变通也并非守正之道,守正也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做好本职工作。与时俱进的深化改革才能促进事物不断科学发展。以诚信为根基的改革也是更深一层的守正。很多企业都把产品优质、创新发展作为核心价值观。这些价值追求中都蕴含着运动而非静止的变化和发展,都是堂皇正道与“出奇”风牛马不相及。“上胡不法先王之法”才是守正。却非出奇,即是与时俱进,又是改革创新。企业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抓住商机和转危为机,也是基于改革自身体制机制弊端,苦练企业内功,增强软硬实力,建立规范化,标准化和品牌化,精细化管理的基础上,掌握了时代脉搏和市场预期,才能将企业做强做大。

        或许,电影《白银帝国》中的康家三少爷在社会动荡,市场崩溃的大背景下,将钱庄改为银行,尝试金融变革,用手中的白银等硬通货换回老百姓手中的废纸币的行为就是在宣扬一种守正之道吧。故而,市场低迷,企业家们的商业行为更需要守正,不需要出奇。

         

         

                                                     铜川声威  赵顺松)

        上一篇:经 过

        下一篇:给我一个温暖的家

        所属类别: 文化天地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