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029-86528818
        传  真:029-86520216
        网  址:http://www.sw-gc.com
        E-mail:sxswjtyxgs@163.com

        薛家寨之行

        日期:2012年6月26日

        车,在正修建的柳照公路上颠簸前行着。我们一行六人,去照金薛家寨寻访当年红军战斗、生活的足迹。

        薛家寨,因薛刚反唐在此驻兵而名之。其实,在薛刚之前,杨六郎等也曾驻兵于此。至今,在薛家寨,仍能看到六郎的箭穿石和七姐、八妹的梳妆台。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因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在此创立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而再度成为英雄的山寨,从而有“南有瑞金,北有照金”之说。

        车在两旁夹山的道路上疾驰。两旁的山上,长着茂盛的藤木,中间夹杂着不知名的黄花,山便色彩斑斓起来。路,是沿河道而修的。走着走着,一片稍微开阔的谷地展现在眼前,一个村庄依山傍水坐落在这谷地边。村里,立有一小石碑,上书“红军大本营”几个字,为当年红军所立。

        从谷地再往进走,车已无法通行,只好下车步行了。小路旁突现出一巨石,如废弃的混凝土,走近细看,原是自然形成,为卵石、砂等的混合物。试着敲击,结实无比。再向进走,两旁的山与来时路途的山截然不同,是黛青色的裸露的山崖。崖顶平而浑厚,如波浪般排行。在荆棘丛中寻了一条小路开始爬山——这就是当年红军寨的入口处。路——是一点也看不出路的痕迹的。山脚下全是树木、灌木与荆棘,就这样向上爬,或抓住藤条、或抓住灌木;脚下的石子却是滚动的,不小心就会滑倒。不知名的枝条会随时伸出来,划破你的手、脸和衣裳。在一段山路上,竖有几块条石,据当地人讲,是红军为了方便搬运重物而栽的。行走在这样的山路上,密林丛丛,能听见别人的声音,却看不见人影,是最适合防守的了,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艰险。

        前沿哨所到了,这里约有二平方米左右的平地,既可观望南部入川处,又可观察北部来时的小路的动静,视角达180度,是再合适不过的哨所位置了。在哨所旁,一斜石上书“一九四三年立”的字样。估计是在此战斗过的老战士,十年后寻访故地及追悼亡友时所刻。从哨所再往上攀登,每隔一段,便会有一大坑,据说是设伏时所用。那坑或在树下,或在石后,均不引人注目。到了一处岩穴前,导游说,这就是红军第一寨。想象中红军寨是在山上的建筑群,是驻兵所在;眼前却是一背靠山崖凹进的自然穴洞。其实也不是洞,只是斜凹进去而已。这就是红军战士歇息的地方了。穴洞用就地取材的杂土和藤条夯打成一尺多厚的墙与隔断,组成一个又一个的房间,可驻兵二百人之众。墙,结实无比,既可遮风避寒,又可做防御工事。穴洞顶部,是密密麻麻的小坑,初以为是枪击而成,细看,为自然形成。上天,在冥冥之中,已将这片土地与枪林弹雨联系在了一起,而在这穴顶予以昭示吗?有的围墙已颓然倒塌,穴洞顶部被炊烟熏得乌黑。围墙内,有磨面用的碾子及磨盘,磨盘已碎。在好像是锅台的一个方框内,可刨出木炭来;有人捡到了碗的碎片,是耀州民间瓷的蓝色花纹;围墙上,可以看到弹孔的痕迹。有人从弹孔中抠出了子弹头。第二寨与第一寨相似,也是驻兵地。第三寨是指挥部所在地。一个比较规整的房间,应是首长办公室。第三寨同时还有被服厂、医院、兵器厂。当时制造土手榴弹的模具坑还在,呈圆形,直径约10公分,深约20公分。是在岩石上凿成。靠岩穴最里处,比较平整,连錾子錾出的花纹也整齐有序。有人从尘土中刨出了一枚铜钱;有人捡到了一份遗书,是半张纸,用毛笔写的;我刨出了一小长条不规则的土布,应是医院给病员包扎伤口用过的。在布的中间,是一个发黄的圆圈,应是用黄纱条敷的枪伤,下面是红色,应为血迹。在第三寨前,有一片半圆形的较为开阔的地方,是用石块垒成,为当时练兵、开会所用。在寨内,还可看到灯台。第四寨,为观察哨。下为峭壁,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当年,由于国民党部队的围剿,驻地红军在抵抗到最后没有弹药的情况下,从这里跳下了山崖,宁死不做俘虏,为共和国的旗帜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在一块山岩下,仅容一人的地方爬过去,可以观察到耀县和富平的情况。在危急情况下,可以用绳索把人从峭壁上放下去或吊上来。现在,当地村子为了安全,竖有一铁门挡住了去路。

        在从寨子返回的路上,看到了两个极不起眼的土包,有敬献的花圈、野花,还有烧过的火纸的痕迹。这是不知名的战士的坟墓。在另一处,是当时的前敌总指挥李妙斋之墓,他在组织部队突围时壮烈牺牲,永远地长眠在这片战斗过的土地上。墓极其普通,比那两位战士的墓稍大一点。墓前竖有一碑:李妙斋之墓。为解放后所立。

        返回谷地,回首红军寨,刚才所经之处,在谷底什么也看不见,只见峭壁高耸,灌木点缀。共产党人,就是在这样的穷山僻壤,在人所不知的地方,开辟了根据地,并将革命的火种点燃。一路上,那小路、那山寨、那坟墓、还有那块布条,在我眼中,挥也挥不去……

         

        (铜川声威王军龙)

        上一篇:2012年声威报6期4版

        下一篇:上夜班的我

        所属类别: 文化天地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